• 快捷搜索
  • 全站搜索

“工作狂”现象研究

2013-05-20 11:14:00作者:中国工商银行总行运行管理部 蔡宁伟编辑:
“工作沉迷”现象在21世纪的企业越来越常见,并逐步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本文研究了工作狂的定义、类别、成因和组织影响,特别通过典型案例关注其对家庭、组织和社会的负面作用。

一、“工作狂”现象的提出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全球化的深入和知识经济的兴起,工作压力越来越大,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界限愈加模糊,“工作沉迷”(Workaholism)现象由此产生并有加剧的趋势,工作沉迷者(Workaholic)俗称“工作狂”,与工作成瘾(Work Addiction)、工作成瘾者(Work Addict)等术语一道来形容在工作上投入到沉迷的人。理论上,20世纪70年代起,这类现象逐渐受到关注;实践中,不少企业鼓励工作狂般的工作方式,他们认为工作狂能够为组织带来效益。事实上,工作狂的行为方式往往伴随许多负面影响,这些副作用很可能牵扯到企业本身。例如:高工作压力下的员工会采取更多的破坏性行为对待企业,而更多的副作用来自对其身心健康的伤害,同时会损害员工与家庭、社会的关系。例如,经年累月的工作使员工身体经常处于应激状态,可能导致头痛、高血压、胃溃疡、心脏病、糖尿病以及慢性疲劳综合症等疾病;同时,由于长期处于心理满负荷甚至超负荷状态,工作狂的心理空间弹性非常有限,受到微小的刺激都容易发怒,甚至造成精神崩溃、自虐、过劳死、自杀及其他危害他人的非理智行为(石金涛、刘云,2008)。有报道称,竞争和压力使美国的工作狂在过去10年中增加了50%。加班加点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粘在办公椅上,过劳、过胖带来的疾病,每年夺去30万美国人的生命(王馨影、刘晓阳等,2006)。

        正是由于工作过度的负面影响,许多学者开始逐步关注工作狂。1971年,美国宗教学教授Wayne E.Oates在《一名工作狂的忏悔》中开始使用“工作狂”这一术语。书中,他把自己和同伴自嘲为“一班工作狂”,他们对待工作就像酗酒者看到酒精一样吸引,但他们的人生是悲剧的。由于长期沉浸在工作中,导致他们没有快乐,没有朋友,家庭关系紧张,甚至带来许多疾病。因而,有学者把工作沉迷看作为一种“病态”,视其为一种成瘾症。自此,“工作狂”一词开始流行。当时对工作狂的报道大多只是一些轶事性、非理论性和非实证性的文章,学术性的研究论文相对匮乏。

        Oates(1971)最早对给出工作狂的定义,指“由于工作所需而废寝忘食地工作的人,他们如此夸张地工作危及到了他们个人的健康、幸福、人际关系和社会职能”。Cherrington(1980)认为工作沉迷是一种对工作的非理性承诺,没有时间休息娱乐。Mosier(1983)把工作狂定义为那些一周工作超过50小时的人。Robinson(1989)开发出工作沉迷风险检测自陈式量表(Work Addiction Risk Test,WART)。20世纪90年代,学者逐步开展更为深入的研究,他们尝试测量工作沉迷并以此定义。Spence和Robbins(1992)对工作沉迷进行了测量和定义,认为工作狂具有“工作沉迷三维论”(Workaholism Triad),即高度的工作卷入(Job/Work Involvement),高度的强迫工作(Driven to Work)和较低的享受工作(Work Enjoyment),他们因自身强迫而工作并无法乐在其中。同时,Spence和Robbins还开发出工作沉迷测验自陈式量表(Workaholism Battery,WorkBAT),成为后来学者深入研究的基础。Porter(1996)认为:“喝酒上瘾的人忽视了生活的其他方面而沉溺于酒中,工作狂的人则过多地沉溺于工作之中。”Scott、Moore和Miceli(1997)指出工作沉迷者把大量时间花在工作中,非工作时间也不停地思考工作问题,以致超乎组织要求和经济要求之外。

        但是,以上的定义有的过于模糊,有的又过于极端。首先,工作沉迷不能简单地等同于工作时间的长短。如今,随着工作强度的加大,周工作超过50小时的员工大有人在,而工作狂对工作则更加“痴迷”。其次,一个概念的定义必须足够广泛,但与其他概念的定义之间必须有清晰的界限。因而不应把有限的相关变量包含到工作沉迷的定义当中,如对个体和家庭的影响等。再次,不能把工作沉迷定义为一种情感或态度,否则难以与其他一些态度类概念相区别,如工作卷入等。因此,在21世纪,一些学者提出更为明确的定义。Snir和Zobar(2000)把工作沉迷定义为“个体分配充足的和稳定的时间来参与工作相关的活动和思考,而这些行为的产生并非受外界的需求所驱使”。McMillan、O’Driscoll和Marsh等(2001)认为工作沉迷就是“个体不愿脱离工作,体现在个体在任何时候和地点都具有工作的倾向,也包括思想上的倾向”。Thomas、Sorensen和Feldman等(2007)把工作狂定义为“享受工作,强迫工作和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私人时间到工作当中的人。”

        至今,学界仍未对工作沉迷达成共识。但工作狂普遍具有以下三大特征:一是对工作具有“优先选择”,花费大量时间工作,甚至放弃常人视之为必要且重要的娱乐、家庭和社会活动;二是对工作具有思想或行为上的“持续投入”,即使不工作也在思考工作;三是具有“更高追求”,即他们对于工作的目的不限于满足组织需要或个人经济需要,而是具有更高的动机和需求,如成就动机和个人实现等。

二、“工作狂”的类型划分

        在定义的基础上,不少学者提出工作狂由不同的维度构成,因此存在不同的类型,每种工作狂都有不同的前置因素和后续结果。研究者如Oates、Rohrlich、Fassel等都提出了各自的分类方法,但这些划分大多缺乏理论根据,其产生的过程或不够具体,或不能被实证检验,划分维度比较模糊。对工作狂比较科学的、代表性的分类主要有以下四种。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扫码即可手机
阅读转发此文

本文评论

相关文章

频道最近更新

  • 规模化的八大副作用</a>
    规模化的八大副作用

    在企业规模逐步增大的过程中,伴随着“规模经济”的还有不少副作用,值得企

频道热门文章

  • 规模化的八大副作用</a>
    规模化的八大副作用

    在企业规模逐步增大的过程中,伴随着“规模经济”的还有不少副作用,值得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