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 全站搜索

青铜法则

2012-08-20 10:24:14作者:孙涤编辑:
在讨论青铜法则时,我们要一并考虑“权利”和“责任”,在“权利”层次上把自己“放下”,在“责任”层次上又别忘了把自己“摆上”。

黄金法则是否是社会人际关系的最高准则?前文所说的三个法则都属互惠性质,都是按他人(或假定他人)怎样对我,我就怎样待人的逻辑,在不同层次的互动。黑铁法则的互惠性最为直截了当(strong reciprocity);白银法则和黄金法则的互惠性较弱,互惠行为,在时间上有先后,在程度上有缓急的差隔,需要文化组织(道德、习俗、法规、体制)方面的安排和保证,也常被发达和持久的文明所推崇,诠释成为“利他行为”。

        文明能不能更上层楼,超越“我”,而仅以他人的立场和利益来规范交互行为呢?不少圣贤曾表达过这类理想。例如,孟子就认为最高的理念应该是“与人为善”,而且他主张“善”可以不从“我的本心”出发,而全由接受方来界定,所谓“取诸人以为善,是与人为善者,故君子莫大于与人为善。”(《孟子.公孙丑上》)

        “黑铁法则篇”和“黄金法则篇”刊出后,不少感兴趣的读者就致函笔者,推测笔者将对“更高的”法则有所阐发,并提出各自的看法。有的认为目前社会道德沦丧,急待提升“利他”的文明;有的则认为过度拔高,没有可操作性,反而会造成伪善甚至压制。因此,笔者不妨先亮出他的倾向性看法。

        青铜法则:“人之所欲,乐施于人”的法则。

        若非在理想国度,这类超脱“我”的利他行为是没有稳定性的。如果执意要在人世间实施这类理想,到头来只会导致混乱。历史上不少大的灾祸,就是在各种崇高的名目之下,比如“改天换地,创造XXXX新人”之类酿成的。

        笔者将其名之为“青铜法则”,不仅是为了契合王小波的词语,而且就像青铜是铜、锌以及其他杂质的合金一样,它鱼龙混杂,有孟夫子的“铂金成分”,更有其他各种“镀金成分”。青铜法则表面上主张凡他人喜乐的事情我都乐意为之,不必计较他人的喜好和“我”所认同的有什么关联。但是,一旦把“我”给撇开,没了“我”这层检核和监控,那么“白银法则”和“黄金法则”是否已经遭到破坏,其实就失去了判别的本源了。

        事实上,这个“超级问题”贯串着各种“价值的判断”,每一个活着的人,哪怕行尸走肉般活着,对它都需要有自己的解释。尽管时时萦注这个问题,也涉猎过颇多的书籍,笔者必须承认他自己的认知,离解答还很遥远,甚至有“其求弥久,其知弥少”之感。

        为了直入主题,笔者在此引荐一本书《自私的基因》,作者R. 道金斯是牛津大学的讲座教授,进化伦理学的全球领军人,以言辞犀利,观点激进和铁硬的“科学逻辑”著称于世。这本已有中译本(例如卢允中、张岱云、王兵译,吉林人民出版社,1998年)的科普读物里,道金斯给出了一系列“实用的定义”(working definition)。他认为,“利他”是一种行为(而非主观意识上的,更不是行为者的自我宣示),行为者牺牲自己的利益,从而增进另一个同类实体的利益;“利己”则但求扩张自己利益的行为,不管对同类其他实体的影响如何。这里所说的“利益”有本质性的重要,乃指生存的机会。如此,利他行为的结果是为了增进受益者的生存机会而损害了行为者的生存机会。

        道金斯进而证明,这里的“行为者”不是通常所谓的物种,也非人类、种族、社团、家族、血亲,甚至个人,而是个体内的基因(甚至是基因中的片断)。基因非常强悍和执着地追求着任何生存机会来保存、延续和扩展自己。基因的变异往往来自偶然的突变,为了赢得哪怕是一丁点儿多的生存机会,基因会不遗余力地排挤和取代同类的相应基因,因此是极端“自利”的。基因强制性地把各类物种包括人类变为保存和延续它的“生存机器”。道金斯强调,生存环境之“选择”基因,本无所谓目标和方向(正确的汉译应该是“胜优败劣”而非“优胜劣败”)。他进而推论:个人作为“自私基因”的载体,是不可能有真正的“利他行为”的,即便有,也不过是在短暂、特殊的场合里的利他行为,而且多半可以证明为是经过了“伪装巧饰的”自私行为。

        道金斯教授颇多惊世骇俗的精彩论断,例如在该书的第五章“进犯行为”里,他给出了一个博弈的模型,解释人类社会里,为何总在“争为贵”与“和为贵”之间反复地争斗折冲,达到某种均衡,形成所谓“进化上的稳定策略(ESS)”。在第六章“基因道德”里,他又论述血亲之间的利他行为,实质上是基因保存延续的自私行为。他认为母亲牺牲自己,只在能拯救两个以上的亲子才是“划算”的,因为后者携带着自己二分之一的基因。“母爱”比“父爱”更坚决,对亲子更富于牺牲精神,是因为母体通常对亲子更为确定,不比父体,他不能完全确信配偶的子裔就是传续自己基因的后代。 比如《拿破仑民法典》,许多现代国家民法典的蓝本,就规定了“在合法婚姻状态下妻子所生的子女即为丈夫的合法子女”,然而对妻子的法定义务似乎不必做相应的规定,其着眼点也许就是为了加强法定义务和权利的确定性。事实上,近年来用DNA的基因技术来帮助父亲验明亲子关系,被认为有害于(如德国的)社会安定。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扫码即可手机
阅读转发此文

本文评论

相关文章

频道最近更新

频道热门文章

  • 白银法则和黄金法则</a>
    白银法则和黄金法则

    “白银法则”和“黄金法则”,通过将心比心,有力地扩展了人类的各种互惠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