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 全站搜索

业务集中运营:新风险 新特征 新管控

2014-08-04 18:41:17作者:工商银行江西省分行课题组 邱建华 涂福寿 熊建钢 汪志勇编辑:金融咨询网
近年来,众多商业银行渐次启动了前后台业务分离模式的业务集中处理改革并相继投入运营,从而提升了业务运营效率,优化了资源配置,强化了风险管理,整体上提升了商业银行的管理水平。然而,前后台分离模式也带来一些新的运营风险,亟需商业银行完善并提升风险控制水平。

中国工商银行从2010年开始启动前后台业务分离模式的业务集中处理改革,经过三年多的稳步推进,业务集中处理平台快速扩容,集中处理业务占比进一步提升,基本实现对公非现金业务的有效覆盖,加快向个人业务领域延伸,初步形成了“网点全面受理,后台集中处理”的业务运营新格局,实现了运营效率提升、风险管理强化和资源配置优化,业务集约运营、风险集中控制、业务布局优化和网点功能转型的成效开始显现。

  由于全新业务运营格局对账号、金额等关键凭证可以通过“两录一校”或二维码识别等方式进行硬控制,三年来由于柜员操作不规范而引发的风险事件大幅减少,基层网点业务风险存在的点多面广、难以监管等局面得到初步改观,网点内部风险暴露水平较改革前降幅超过40%。

  为进一步巩固和拓展业务集中处理改革成果,充分发挥集约运营在全行发展方式转变与经营战略转型中的重要支撑作用,结合新的变化,工商银行江西分行对业务集中处理平台扩容后运营风险控制状况进行专题评估分析,全面分析了业务集中处理后风险变化及新风险特征,就如何加强内部控制提出管理建议。

一、前后台分离模式及其风险控制概述

  前后台分离模式是指在业务处理过程中,利用光学字符识别(OCR识别)、影像切割、二维码等先进科技手段,科学划分前后台职责,通过系统硬控制的方法,将业务流程划分为前台分散受理和后台集中处理,相互配合、分别处理,以完成整个业务流程的一种新型的业务处理模式。

  前后台分离模式从根本上改变了原先的业务运营格局,颠覆了金融业传统“经办-复核-授权”的业务处理方式,不仅有利于提升柜面服务效率、推行全行标准化作业,还有利于防范和化解操作风险。前后台业务分离模式下,风险控制效果具体如下。

  1.业务集中处理的规模效应日渐显现

  在工商银行江西分行所有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截至2013年7月末,工商银行江西分行全面推广了工商银行总行所研发的具备投产条件的业务系统,相关平台可处理的业务种类扩充到31个大类、123个小类;在基本实现对公非现金业务集中处理的基础上,集中处理平台加快向个人业务延伸,截止2013年7月末,个人业务集中率达到44.29%,较年初提高了11个百分点。2013年二季度,平台处理业务量105万笔,与前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5.69%,日均业务量2万余笔,单日业务峰值4.21万笔,柜面业务集中率为29.3%,集中处理业务总行平台占比69.18%。集中处理对前台的业务承载能力日益扩大,有效减轻前台业务处理数量和强度。据测算,前台柜员办理的对公业务量下降近四分之一,而且集约化、专业化、标准化的业务处理模式有效降低了风险发生几率。2012年的对公业务风险暴露水平较集中处理改革前降幅超过30%。

  2.业务集中后风险管控成效明显

  为准确分析业务集中前后的风险变化状况,工商银行江西分行对2011年一季度与2012年四季度涉及业务集中处理的往来户模型进行统计分析,数据显示,业务集中后,管理可控风险事件发生的概率同比下降29%,二级分行受管理可控风险事件冲击程度同比下降18%,表明业务集中处理对于改善风险状况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由于集中后的风险事件大多涉及银行垫款、延误扣客户账等金额较大、等级较高的风险,因此从风险度指标来看,2012年指标较2011年同比上升23%,这表明集中后单笔管理可控风险事件受冲击的程度加大。

  3.部分业务环节风险揭示更加充分

  伴随着业务集中处理改革的深化,前台全面受理、后台集中处理流程的推行,2012年四季度,以往重点揭示的风险特征包括以往网点发生的风险有44.74%出现下降,其中21.05%的风险类型快速下降,13.15%下降明显,10.53%略有下降。而且,凭证资料审核、客户行为监控、账务更正、员工行为管理等环节风险事件分别下降40.24%、22.99%、7.09%、17.93%。与此同时,全省账户管理、用户信息管理等环节得以充分揭示,相关风险事件增加一倍以上(如图1所示):

商业银行业务集中运营新风险特征及管控建议-图1.jpg

二、风险变化及新风险特征揭示

  随着业务处理模式的改变,运营风险呈现全新特征,主要有以下七类特点。

  1.前台人员以是否通过集中处理为标准,将柜面业务真实性审核责任部分转嫁集中处理平台

  前后台业务处理和风险控制的分离,对现场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前台真实性审核是否到位、有效,是远程授权、业务集中处理后续风险能否得到控制的前提条件。比如,远程授权改革以后,虽然前后台的职责分工已经非常明确,但后台依然无法对传统的八大要素、资金流向、单据真实性等前台审核进行有效监督。尽管业务集中处理操作规程中明确规定业务的真实性、合规性、完整性由营业网点负责。但监控发现,前台人员以是否通过集中处理为标准,降低自身的风险控制履职水平,过度依赖业务处理中心的审核现象依然均在。

  案例一:2013年5月3日,某支行营业室受理单位客户(某县财政局)一笔预算拨款业务,金额263万元。单位预算拨款凭证上拨款日期填写为2012年12月31日,柜员未认真审核凭证,受理后提交集中业务处理,办理了转账业务。当天事件被发现后,该支行办理错账冲正处理。

  2.由于集中平台未开放反交易,集中后业务的差错更正处理隐含潜在风险

  业务处理对于网点受理环节及业务处理中心记账环节中发现的操作错误,需要网点使用补记账、调账、隔日冲账等交易进行操作整改,这类交易属于隔日删除类交易,不再与原交易匹配交易序号,若涉及支票等重要凭证,也不再恢复原支票号的使用状态,因此,这些操作通常比普通业务隐含更多潜在风险。

  3.由于未联动电子验印,集中后印鉴审核难度加大

  目前工商银行江西分行使用的电子验印系统为江西分行自行开发。集中前,柜员处理票据类业务时,系统硬控制必须先通过分行电子验印系统进行印鉴审核,才能进行后续账户处理,该流程将票据印鉴审核的风险降至最低。但是集中后,总行业务集中平台未能硬控制柜员验印,完全依赖柜员人工操作,因此,柜员未验印即扣客户账的问题难以根本杜绝。

  4.由于柜员对新流程认识不清或操作不熟练,造成银行垫款风险不易被发现

  部分集中业务需从内部户过渡,柜员操作该类业务时,在未确认客户资金已转入内部户的情况下即将凭证扫描至业务处理中心,业务处理中心随即进行后续业务处理,这种情况将造成银行垫款。

  案例二:柜员的错误交易导致银行垫付资金100万元、长达4天。2013年4月11日,某网点受理并通过集中处理为单位客户(某财政局)办理两笔零余额账户转账支付业务,金额分别为40万元、60万元,由于柜员使用的交易代码错误,未使用财政零余额账户直接支付专用交易(8640交易),而使用“2100交易”办理转账支付业务,造成该两笔款项未从该财政局零余额账户下账,形成账户透支,由银行垫付资金,且未及时发现,直到工商银行江西分行监控中心下发查询时才发现,因隔日差错,无法进行冲正处理,2013年4月15日,网点使用8640交易重新办理转账业务,从该零余额账户转出100万元到内部户,再从内部户转回到该单位零余额账户,补平银行垫款。

  风险提示:财政零余额账户发生支付时,通过银财通系统从财政零余额账户支付,实时与业务处理中心清算支付款项,业务处理中心当日与人民银行进行资金清算,确保余额日终为零。柜员在完成业务处理后,须联机查询余额,确认该类账户的余额为零,以便及时发现透支现象、及时进行处理,防止银行长时间垫付资金的风险隐患。

  5.由于未严格执行日间查询和日终勾对制度要求,导致业务处理不及时延误客户资金使用风险

  网点未严格执行日间查询和日终勾对制度要求,在没有落实资金是否已正确处理的前提下,便将凭证随当天业务上送到运行风险监控中心,这主要涉及两种情况:一是网点对上传影像不成功或被业务处理中心退回的业务未能及时发现。二是柜员对客户提交的凭证未在当日进行扫描,误以为已扫描,晚间也未核对。两类差错均可导致业务处理不及时,延误客户资金入账。

  案例三:2013年5月14日,某网点使用“2354交易”办理一笔内部账户制单审批业务,金额168811.44元,因收款户名少了“股份”两字,被退回,该支行核查岗对现场主管未坚持每天勾对挂账户进行督查,也未能对重点业务进行定期检查,导致内部账户长时间挂账未及时发现,延误客户资金入账累计59天。

 1 2 下一页 尾页

扫码即可手机
阅读转发此文

本文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