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 全站搜索

金融科技发展的内在逻辑

2017-06-07 17:23:11作者: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 王忠民编辑:金融咨询网
金融科技(Fintech)强调技术革新对金融的赋能作用,但它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随着技术的深化,可以带来体制机制的变化,可以提供新的金融规制,使得社会和人类生活发生根本改变。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虚拟现实等技术的兴起与发展,金融与科技开始深度融合,金融行业开始利用技术来驱动创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从而为金融行业服务。金融科技(Fintech)强调技术革新对金融的赋能作用,但它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随着技术的深化,可以带来体制机制的变化,可以提供新的金融规制,使得社会和人类生活发生根本改变。本文集中揭示金融科技之所以能够产生巨大生命力的三个内在逻辑,而这些都会在2017 年得以较大推进。

图片3.jpg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 王忠民

金融科技让比较成本更低、比较竞争优势更强
   
  金融科技可以有效推动金融基础架构和基础逻辑的变化,提供有效的新制度架构。当前的中国金融问题可以描述为两大类别的现象,一是数据,二是信用。互联网中的大数据可以永久记载,会对科学决策、风险管理提供量化标准。但是目前来看,某些经济门类中很难找到准确的数据和准确的基准,很难找到准确的比较方法和准确的数据分析,信息碎片化、不对称比较严重,大量信息难以挖掘使用。尤其是数据的缺失,使得企业及个人信用无法准确量化,从而大大影响信用社会的进程。
   
  我们看到,第一个问题是所有的互联网风口,不管是电商、社交、搜索,还是其他的东西,为什么在中国能够快速成功,而且发展的速度,比美国这样一个互联网基础技术、基础架构、基础运营等内涵比我们都要深厚得多的国家还要快?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些所有成功的风口,今天当我们说互联网已死,电商已死,线上已死,其他互联网用户的客户量已经限制的时候,突然发现他们都在往金融切换风口?阿里巴巴做了蚂蚁金服,蚂蚁金服还不断地在裂变。如果说我们今天看腾讯的话,与其说是微信的成功,莫如说微信在理财、红包的一系列金融活动当中更加的成功。今天看所有的其他互联网领域,都必须在第一风口场景之后转移到金融场景当中去,让金融成为第二个场景,才可以获得更加有效的成长和发展。
   
  所以答案背后逻辑,不仅取决于率先应用,不仅取决于把美国成熟的东西拿来,不仅取决于互联网新逻辑、新技术、新经验,更取决于这个场景在中国的应用过程中比较成本低,比较竞争优势强。中国给电商,给中小企业在税收、流通、公司架构等方面一系列的延伸政策,远比美国有比较优势。而所有的第二场景,无论是金融支付场景,还是在金融创新中演变出来的众多的场景,更加取决于它的技术能力、数据搜索能力、数据决策能力,和它在金融科技领域当中的任何一项迅速应用,包括我们说的区块链等技术。更深的那层逻辑,是我们金融的管制、金融的非市场化、金融的一切,都因为比较优势、竞争的成本而变得更加突出。
   
金融科技推动信用资本化、价值化、收益化
   
  信用,关键是让“信”有用,当正信用达到利益最大化的时候,全社会都会选择正信用。如果“信”没用,就等于“信”没有价值。“信”有用叫正面价值,“信”若无用,负面价值就会蔓延出来。假如坑蒙拐骗可以获得利益,而技术创新的风险又比坑蒙拐骗大得多,为什么大家要去技术创新?所以一个社会对“信用”这一稀缺资源的态度以及保障至关重要。
   
  去年,我去阿里巴巴特别是去蚂蚁金服调研的时候,他们有一句话,就是“让每一个人的信用都成为自己的财富”。目前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是信用问题,全社会无信用时,信用的成本显得非常高,而有了信用后,信用成本才会大大降低。如果说,信用起价值的话,我们就没必要天天去证明,天天去全社会证明,开证明还不知道要证明什么东西。
   
  所以一定构建起信用市场,一定是信用要资本化、价值化,谁守信,谁就可以基于企业得到自己的信用。如果说,我们全社会都守信的话,我们在现代经济领域当中,就会不要担保,不要抵押,我们的GDP的总量在杠杆当中无资产信用的杠杆率就可以放大更多,这个社会价值是了不得的。货币端口的信用、投资端口的信用、税务端口的信用,一切的信用,中国今天如果基于个人理性和个人行为的信用逻辑,能够衍生出多少。而基于机构和政府要求的信用,能够衍生出多少。今天最大的问题就是,基于个人的信用价值化和资本化的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而只是单独的追求满足基于机构和社会要求的信用和资本化的压力。我们强调的是,让一切信用的价值化和资本化要尽快繁盛起来。
   
  那么,我们的金融机构、企业如何做才能把信用构建起来?互联网金融等金融科技的发展,已经证明或正在证明金融科技可以加速实现这一信条。金融科技可以给信用和金融基础架构的内在逻辑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这是由于金融科技可以做到信息准确,可追溯、可追寻,同时让信用可以价值化。马云做的就是你在我的电商买东西,只要你每一单都是真实的,你在蚂蚁金服当中的所有信贷服务都是可以没有抵押的。所有服务,我都给你计算成多少分。你的分值最后都可以用作衡量信用的多少,这就是把信用价值化、资本化、有效化。
   
  金融科技不仅能够大大推进信息的真实度、准确度以及非扭曲性,还可以推动信用的资本化、价值化、收益化,这是信用的根本逻辑。
   
  2017年大家都会考虑一件事情,如果我们今天所有的数据都Fintech的话,你的税收如果采取报税制度的时候,你一分钱都跑不掉。如果把你的一切资产状态、你的一切货币收入状态都非现金化,如果我们使用所有的区块链的工具和所有的金融大数据的记载方法,特别是数字货币产生了以后,那么所有金融生态、信用环境都将产生根本性的挑战和变化。
   
  就信用的内在逻辑而言,如果所有的金融基础交易全部都是在按照区块链的逻辑去做的话,而且区块链都是智能账本、智能数据提取、智能集合,交易即核算,那么将来只用一个智能程序就可以使银行提供给客户的所有服务得到全部满足。
   
  今天,金融科技不仅正在改变我们的传统金融,也在改变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机构、业务及其背后的从业人员和业务方式,还在改变货币这样一个最基础的金融的内在逻辑和内容。
   
金融科技加速金融套利问题有效解决
   
  金融制度本身就有因为速度,因为巨量交易,哪怕每笔只是小额度,几百亿、几千亿、几万亿巨量交易时,即便只是一两个BP(基点,0.01%),就可以产生巨大的盈利,这是金融交易本身的优势,而中国今天恰好有这些套利空间。无论贸易端口、投资端口、融资端口等所有的端口,即使有微量的可套利空间,金融科技(Fintech)都会把它做到最大化。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Fintech会使中国金融套利在不同领域当中的加速暴露。
   
  所以今天Fintech来了以后,短期内不是会促进我们的投资、现金流、流动性更多的投资实体,更多的是会加速进入我们的金融领域。因为我们体制变革不够,因为我们改革不够,而产生的众多套利空间,被Fintech用超越人脑的计算能力,超越人脑可以交易的规模,和超越人脑可以制度化设置的程序,一天24小时不停地去研究、破解、利用,很容易成功,很容易获利。
   
  这不是恶化的问题,短期看是把问题白热化,长期看会加速问题有效解决。也就是说,金融科技是摧毁传统金融体制的最有效的工具,大大促进了现代金融制度的诞生和发展。只有让传统的弊病暴露到极致的时候,人们才知道,原来这样做不对,必须改成现代的有效金融制度,使信用真正有价值,让所有的金融行为都无法轻松简单的制度套利时,让一切套利行为都只是有利于社会的和金融发展的正能量的套利,而不是负能量的套利,甚至根除了金融套利的风险,当达到产业资本投资的风险收益特征相一致的时候,根本不用提“反对金融套利”,不用提“脱实向虚”,因为资本一定是逐利的,逐利的风险收益特征自然就会使全社会的产业布局走向根本的一致。

(王忠民,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政治经济学专业毕业,经济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78 年12 月至1999 年1 月,在西北大学学习和工作,期间于1997 年7 月至1999 年1 月任西北大学校长。1999 年1 月至2002 年7 月,任陕西省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主任、党组书记。2002 年7 月至2003 年12 月,任陕西省安康市委书记。2003 年12 月至2004 年10 月,任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股权部主任。2004 年10 月至今,任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党组成员、副理事长。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十七届、十八届中央纪委委员。)

(文章来源:金融电子化杂志)

扫码即可手机
阅读转发此文

本文评论

相关文章